揭秘最美丽的人类语言:连"神经科学家"也觉得惊讶

如果你曾去过喜马拉雅山麓,可能会在森林中听到非凡的“二重唱”。对于未经过训练的人来说,这种声音听起来就像音乐家在使用奇怪的乐器热身。但实际上,这些迷人的旋律是一对恋人正使用秘密的口哨语言互诉衷肠。

揭秘最美丽的人类语言:连神经科学家也觉得惊讶

就像其他少数族群那样,当地苗族人(Hmong)可以用口哨对话。通过这种声音,农田中的农民和森林中的猎手可以正常交流。但作为最罕见的求爱行为,这种口哨语言或许是最美丽的表达方式。黄昏时分,青年男子漫步在村庄的附近,利用口哨吹奏自己最喜欢的诗歌。如果有女孩给出回应,双方就可以展开“充满激情”的对话。

口哨不仅拥有诱人的韵律,使之成为完美的求爱语言。与口头对话相比,也很难分辨利用口哨交流的双方身份,这为公共交流提供了匿名保护作用。双方甚至可以创建自己的个人代码,并增加毫无意义的音节以混淆视听。这有点儿像英国小学生故意颠倒英语字母顺序(Pig Latin)愚弄父母。法国格勒诺布尔大学教授朱利安·迈耶(Julien Meyer)曾于2000年初去过喜马拉雅山麓,他说:“这让对话双方更显亲密。”

揭秘最美丽的人类语言:连神经科学家也觉得惊讶

图:La Gomera开放的山谷是用口哨交流的理想之地,有时候口哨声可传到8000米外

利用口哨交流不仅凸显了人类惊人的语言多样性,也可帮助我们理解人类交流的局限性。在大多数语言中,口哨只不过被用于引起注意,它们似乎太过简单,无法承载太多意义。但是迈耶已经在全球确定了70多个团体,他们都可使用口哨灵活地表达正常语义。

这些神秘语言展示了大脑令人惊叹的能力,它可以从新的信号中解码出特定的信息与见解,这促使许多神经科学家重新思考大脑的基本组织。这项研究甚至可能揭示了语言本身诞生的过程。有一种假设认为,人类首先听到的语言可能听起来很像苗族人的求爱歌。

迈耶对口哨语言的兴趣始于《科学美国人》杂志上关于Silbo Gomero的介绍文章。Silbo Gomero是西班牙加纳利群岛上一种口哨口语。牧羊人利用这种颤抖的声音越过深深的沟壑进行沟通,它显然非常接近当地黑鹂的鸟鸣,而这种鸟可以学习和模仿人的对话。迈耶立即对这种美丽的语言产生兴趣,并最终完成了其博士学位论文。十多年后,他仍然对此痴迷不已。迈耶说:“我相信,将来这可能为我提供一份工作。”

迈耶的研究重点是在全球范围内绘制口哨语言的应用范围,古代史书为他提供了几个线索。举例来说,公元前5世纪,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(Herodotus)描述了一群穴居的埃塞俄比亚人。他写道:“他们的语言与世界上任何其他语言都不同,就像蝙蝠吱吱叫的声音。”我们还无法确认他描述的是哪个族群,但是迈耶表示,在埃塞俄比亚奥莫山谷(Omo Valley),依然可以听到好几种口哨语言。

事实上,迈耶现在已经确定,世界的每个角落都存在口哨语言。鉴于口哨的声音传播距离远超过正常语音,在空旷环境下最远可传播8000多米,为此它们在山上最常见,可帮助牧羊人和农民在山谷里传递信息。但这些声音也能穿透亚马逊等茂密的森林,那里的猎人们通过口哨声在密林中互相定位。迈耶表示:“吹口哨可以有效地应对反射。”与平常讲话不同,口哨往往不会吓到潜在的猎物。口哨也可以在海上使用:白令海峡生活的因纽特人社区在寻找鲸鱼的时候,使用口哨互相传递消息。

揭秘最美丽的人类语言:连神经科学家也觉得惊讶

图:在海上捕猎时,西伯利亚尤皮克猎人用口哨传递信息

毫无疑问,这些神秘的语言也可以成为战争的武器。迈耶说,在抵抗法国殖民军队进攻时,住在阿特拉斯山的土著柏柏尔人(也被称为阿马齐格人)曾用口哨传递信息。与此同时,澳大利亚军队曾招募巴布亚新几内亚WAM人,在无线电中利用口哨传递信息,以防日本人窃听。

请不要忘记,口哨语言常常被用于不太平凡的目的,如宗教、恋爱以及诗歌中,就像苗族人表现得那样美丽。中国古代文字记录显示,人们会利用口哨吹道教诗句,以便让他们进入冥想之中。迈耶还发现,华南地区至今仍然有许多地区流传着不同的口哨语言,特别是苗族和阿卡族等少数民族。显然,口哨语言不只是传说中的东西,而是一种活跃的沟通方式,依然被今天数以百万计的人使用着。然而,对于外行人来说,他们似乎无法理解甚至想象其竟然只用升降音调传达语义。

  • A+
所属分类:DB2